主页  >>  比特币  >>  正文内容

火币朱嘉伟:不要过度神化区块链
2017-10-19

操作方法:扫描二维码添加官方微信号或支付宝账号, 提供相关交易的哈希值并支付相应金额即可。

区块链不是万能的,区块链行业当前还处于十分初级的阶段,并不具备开展大规模应用的条件。

最近关于区块链的讨论很多,似乎区块链可以颠覆一切,真的是这样吗?我们专访了全球领先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火币网 COO 朱嘉伟,谈了谈大家对区块链的一些常见误区。

火币网 COO 朱嘉伟

很多人过度夸大去中心化的作用,鼓吹区块链颠覆一切,但实际上很多场景是不适合区块链的。朱嘉伟认为,区块链技术的突破点一定会在中心化应用做不好的地方,而在中心化应用能做好的场景,不适合用区块链。

从技术角度,区块链技术最终要解决的问题,是信任的问题,即区块链技术能够在不信任的个体或组织之间建立信任关系。因此,对于某一应用场景是否适合用区块链技术解决,需要考虑的最根本的问题,就是这种应用场景是否需要区块链技术去建立信任机制。

区块链由于天然需要在全局网络达成共识,和中心化的应用相比,必然要以牺牲效率为代价。换句话说,去中心化的应用一定是比中心化的方式效率要低的,对区块链的应用落地上,必然要考虑这一点。

比如大家都说区块链能够颠覆金融,其实在很多目前金融中心化手段已经很高效的场景下,区块链短期内根本没有机会。比如,各国中央银行、各行业公证处等都充当着中央信任机构的角色,在具有中央信任机构的行业,区块链也无用武之地。

反过来推导,区块链要想落地,就要解决当前中心化方式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么,为什么有些问题,用 “中心化” 解决不了呢?可能是以下两个原因:

第一种就是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中心,比如在全球性跨境的一些事务上不存在一个中心组织。

比如全球的碳交易,这个需要全球很多国家去达成共识,但目前是缺乏有力的中心组织。每个国家之间缺乏信任,需要去解决信任的问题。而且又是一个跨境的场景,每个国家法律不同,到底是你听我的,还是我听你的?谁也不服气谁。所以完全可以考虑利用区块链技术创建一个透明有效的系统,以监测碳排放和清洁能源交易与资金分配,还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来确保减少碳排放数据的准确性。

比如博彩行业,很多博彩公司出现舞弊、挪用资金、捐款跑路等情况。这些博彩公司如果用区块链来实现,能够更好的解决信任问题,而且成本更低。

区块链可能适合的场景还包括:如果是有多方参与的交易场景,包括像多方参与的跨地域、跨网络的支付,还有多方参与结算清算等等。在国际贸易里,有个古老的问题,就是没办法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比如海运一般要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那卖方把货物发出的时候,买方到底付不付钱?买方付钱,万一货不对板,买方吃亏;买方等到货到再付钱,如何保证卖方利益?我们现在用进出口保函的方式,其实智能合约就能轻而易举地解决这个问题。

朱嘉伟谈到,对于区块链的发展,用户的认知很重要。区块链是一个需要大规模协作的系统,因此区块链得以流行的核心难点不在于技术,而在于更广泛的参与。用户认知决定区块链产品能否被用户使用,这一点大家可能都没有重视。

举个例子,虽然区块链技术上能够低成本的构建信任机制,但是消费者的认知可能还是不一样。如果我们基于区块链做一个公益平台,对比腾讯公益用传统互联网技术做公益平台,大家还是会更信任腾讯公益。

在区块链的发展过程中,需要用户能够接受区块链,这其实是一个观念的转变。整个社会可能会通过一些爆炸性的产品,也就是所谓的“杀手级应用”来了解和接受区块链。举个例子,比如说某天某个小国家的公投用区块链技术来做投票的话,大家使用后发现由于使用了区块链技术,投票不可造假,不可伪造,参与者都能马上体会到区块链技术的优势,那么这就非常有力的推动区块链产品的发展。

此外,不同地区,大家对区块链的认知也不一样。比如在移动支付发达的领域,高铁时速重回350公里 背后故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区块链作为支付手段的发展速度显然比不上没有移动支付的国家和地区。在很多非洲国家,甚至他们都没有银行等基础设施,区块链也有可能直接跨过银行,直接成为他们的支付和价值存储的手段。

因此未来区块链应用真正的成熟,可能需要以数字货币的流行为基础。当数字货币普及,价值载体顺畅的搬迁到线上,区块链应用就会大规模爆发。

区块链虽然很多通过代币众筹方式能融资,但是区块链项目也是创业项目,解决了融资问题并不能保证项目的成功,商业模式依然非常重要,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第一大类,是利用代币的特点,纯粹是发行代币,把代币作为产品流通的手段,比如 Kik 发行的 Kin,IPFS 上发行的FileCoin,这一类应用用户容易接受,商业模式也非常清晰,会跑在最前面。

这类商业模式对用户的门槛更高,而且可替代性比较强。利用区块链不可篡改、可溯源的目的很多是为了增加信用,但是建立信用有很多其他方式,比如做广告、找人背书等方式。这种区块链的应用可替代性比较强,所以会是区块链领域相对后期的应用。

第三大类,利用区块链技术的匿名和加密特性,比如做加密的即时通讯,医疗数据隐私,这类应用取决于政策和市场接受程度,毕竟靠的是匿名。

第四大类,是利用智能合约,基于智能合约做应用,比如新共享经济等。共享经济公司在利用社区空闲资源时,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去中心化地实现资源登记、共享与付费。UBER 与 Airbnb 为代表的公司将欢迎这类应用,区块链的使用将极大降低管理成本。

相对而言,前两类的落地难度低于后两类,提前爆发的可能性也更大。不管怎么样,目前区块链领域急需一个杀手级应用,才能普及数字货币。朱嘉伟预计这个时间大致需要三到四年。

虽然当前区块链领域创业非常热闹,但是大众对数字货币的用户认知依然不够,这会严重阻碍区块链技术的落地。

区块链大致的发展过程大致是先有代币类应用的普及,然后才会有匿名和加密特性类应用,最后才是用区块链建立信用。

朱嘉伟认为,区块链技术在当前阶段不适合“重应用”。在ICO风潮下,各种区块链应用都出来了,但是在当前区块链发展现状下,“轻应用”更有市场前景。

什么是“轻应用”和“重应用”?简单的说“轻应用”相对而言数据量较小,业务逻辑比较简单,对性能和存储的要求低,线下的逻辑少,“重应用”则相反。

典型的“轻应用”,比如投票、众筹、预测市场等都值得尝试,越是轻的应用,用户越容易接受。而医疗信息、租房、租车、甚至是版权这种比较重的应用在当前推广会比较难。

第一方面,就如同前面提到的,用户认知需要一个过程,用户可能还是会更信任传统的产品。

很多区块链相关的重应用,其实区块链只扮演一个部分的功能,可替代性比较强,那么是不适合早期用区块链来实现的,不如直接用传统的方式。比如医疗信息加密,医疗信息的数据量本来就很大,在区块链上来实现其实不是特别高效,可能在当前阶段还不如传统的加密方式。

区块链使用的工作量证明机制,确保了众多数据记录者在互不信任的情况下,对数据库的记录是真实可信的。不过另一方面,工作量证明也是需要成本的,当前很多工作量证明机制需要算力保障。

比如,版权和防伪和存在的很多链上的应用,从设计层面都需要算力来做保障公平、公正、不可篡改,但小公司用普通的算力很难保证区块链不被攻击。

朱嘉伟认为,区块链是一个划时代的产物。在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当中,交通工具拉近了人们物理的距离,互联网拉近了人们沟通的距离,而区块链很可能会推动全球金融一体化和金融开放,成为一个革命性的技术。在可预见的未来,在区块链上运转的有价资产会越来越多,比如股权、债券、其他的虚拟资产。

当前社会其实更多的事情,比如去订立各种各样的合约、众筹、契约等,其实完全可以用编程的方式来去实现,而不是纸面的契约来约束。可以预见,未来人们签订的合同,里面触发的条件以及价值转化都可以用区块链智能合约控制。

而人工智能和价值传递的可编程相结合,想象空间会更巨大。比如一位妈妈想限制未成年儿女的零花钱支出,她可以通过智能合约设置这些支出的规则,如不可以购买垃圾食品、不可以一次性花光等,子女每发起一笔交易便可以触发一个智能合约运行,只有符合事先设置条件的交易才可以得到顺利执行。而结合人工智能,这些规则还能智能和灵活地来实现。

朱嘉伟表示,区块链是一个需要大规模协作的系统,因此在发展初期会经历一个积累期。但不可否认的是,区块链未来有无限的可能。

p.s 为了帮助更多的人洞悉未来,学习区块链,火币网和硅谷Live合作,开发了线上音频课程《从0到1,全面学透区块链》。在这门课中,朱嘉伟想把自己的学习成果传达给更多人。长按下方图片识别二维码,立即订阅课程种一棵树最好的时机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立即行动,尽早成为区块链行家。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