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比特币挖矿  >>  正文内容

宋朝风流眼:当名臣遇见美女
2017-10-22

仁宗朝时的名臣赵抃,之所以被称为“铁面御史”,有两个原因,其一,肤色黝黑,那脸膛像是被刷了一道锅煤一样,黑中透亮,但此人却面黑心热。其二,他刚直不阿、疾恶如仇,不管腐败分子有多位高权重,他一个也不放过,上至宰相、枢密使、参知政事,下至贪官污吏,仅有名有姓的就有十多位。后世甚至认为,他的不畏强权,敢于碰硬,以及公正廉洁,不在包拯之下,也有人认为包青天的历史原型正是赵抃。

赵抃进士及第后多在基层历练,难得的是赵抃虽为幕僚,却长于处理政事,他在通判泗州时,知州昏聩无能,他一面竭尽全力处理好政务,一面巧于维持知州的体面,最终使他的上司能够安然离职。他执法虽严,但也不乏变通,知晓人情世故,能够与人为善,所谓面黑心善。他还成功扑灭了濠州士兵因粮饷问题而差点酿成的兵变,翰林学士曾公亮尽管不认识他,但鉴于其在基层的突出政绩而举荐他担任侍御史,赵抃从此开始了他纠劾官员、拨乱反正的御史生涯。

有关铁面御史的事迹多见诸于历代文人笔端,兄弟我不再赘述。近日从野史中发现了赵抃的几则记闻,颇为有趣,与读者朋友分享,看看名臣在面对美女时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当诱惑无处不在时,赵抃又是怎样克制欲望而从容应对的?所谓名臣并非天生就是圣人,也是具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只不过名臣之所以为名臣,在于其发乎情而止于礼,在于其幡然醒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赵抃在色诱面前的表现那是史诗级的。

《宋稗类钞》载,赵抃在成都为官时,有一位名妓喜欢头戴杏花,此妓身型婀娜,一颦一笑都流露出一种摄人心魄的妩媚,赵抃也被诱惑的心猿意马的,这日猛一抬头,又见此妓头戴杏花,娉婷从门前走过,不由脱口戏道“髻上杏花真有幸。”瞧瞧赵抃这撩妹术多有文化?此妓亦是解语人,脸上微微一红,幽幽的传来一句“枝头梅子岂无媒?”一对一答之后,美女翩翩飘过,赵抃痴了半天,老是在回想美女这啥意思?当然有意思。

赵抃揣摩之余,忽然醒悟,我有情你有意,多好的天作之媒。赵抃招招手,唤来一个值班的老兵,问道“你可知道刚才从门前经过的美人所居何处吗?”对曰“知道。”“那好,你去把她给我唤来吧。”老兵转身去了。赵抃等啊等,等到花儿也谢了,两个时辰过去了,还没见老兵把人请来。赵抃心急火燎,吩咐人去催,不至,再令人去催,还不至,打算再派人时,老兵忽然从幕后现身,赵抃大吃一惊,老兵道“我想大人只是一时心痒难禁,这种念头一个时辰后就会偃旗息鼓,虽然我接受了你的任务,其实我就没挪窝,压根没去。”

老兵为什么接受命令后没去?因为他太熟悉赵抃的为人了,常人为美色所惑,可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而赵抃为美色所惑,只是一时情由心动,要不了多久,他一定会后悔,后悔曾经做出的荒唐的选择。老兵跟了赵抃这么久,主人的心思根本就不用猜。赵抃冷静下来后,不由连呼好险好险,差点破了色戒,而老兵也因此而被赵抃另眼相看。看起来这似乎有点反人性,但古代君子恰恰看重的就是坐怀不乱,以及内圣外王,柳下惠不是凭空造出来的。

还是《宋稗类钞》载,当初张咏帅蜀期间,挑选了良家处子数十人,用做浆洗缝补之用,要说这张咏也是个奇人,只到离开蜀地,这些良家女仍然是处子之身,张咏这是在自黑,以上率下,当时成都的官员都是下派干部,不能携带家眷,为了让官员们安心工作,张咏带头买来美女,而官员们上行下效,纷纷纳妾,张咏自己则一无所娶。等到赵抃督蜀之时,这批良家处子还在,赵抃不敢亲近这些美女们,只是将这些良家女另置一处,帅府有公务接待了,则令这些美女们或歌舞或伴酒。

兄弟我觉得真是暴殄天物,大概赵抃也会有这些想法,果然,一日宴饮后,赵抃喜欢上了其中一位美女,席间眉目频传,郎情妾意。宴席散后,赵抃吩咐下人将此女带至偏房,赵抃对这位美女说“请你稍等,老司机体验最严驾考新规 扣分扣到怀疑人生我还有点公事,一会儿我叫你时你再入内。”这不挺好的事吗?美女此时能得到主人厚爱,自然求之不得,此前早就被放成黄花菜了,美女亦感觉喜不自禁,好事不在忙,那就再等等呗。

恰在此时,成都府赵抃属下的官吏们都想谒见这位督府大人,以求在官场上有个照应,名刺递进去半天了,毫无音讯,赵抃接到报告也不吱声,大家伙眼见赵大人进了内室,就没了身影,有人急了,就从门缝里往里窥视,但见赵抃似乎在决断一件天大的事,不停的踱来踱去,显见内心焦灼不安,忽然间,听见赵抃不停的在喝斥自己“赵抃,赵抃,今日你不得无礼。”稍许,赵抃叫来手下属吏,吩咐道“适才那位女子,你从我帐上支付其五百钱,明日找一户好人家嫁了吧。”

厉害了,我的哥。像赵抃这样严格自律的古代官员可真是不多见,可别忘了,这是在宋朝,莫说这位情投意合的美女,就是赵抃将张咏留下的美女照单全收也不为过。何况当时旧例,督蜀者未必携带家属,赵抃宁愿形单影只,也不愿图一时之快,而给自己留下道德瑕疵,这是位比柳下惠还柳下惠的硬角色,柳氏是遇到了素不相识的女子坐怀不乱,赵抃却是将与自己心有灵犀的女子瞬间打入冷宫,驱走心魔。赵抃这样的人不成神,何人成神?其叫铁面御史,我看亦该叫冷面郎君。

故事没完,另有一种说法,说赵抃忙完公事,打发走客人后,将此女唤进内室,接下来的剧情出乎所有人意料,赵抃将美人用做洗脚女,我估计赵抃此时内心挣扎的厉害,要么锤子剪刀布,要么投币正反面,反正纠结着,要不要成就好事呢?越看美女幽怨的眼神,赵抃越难以把持。当时天寒地冻,屋内烧着炽热的木炭,赵抃命一老兵将热水盆端上来,老兵端来水盆,忽然做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举动,竟然将一盆水全浇在木炭上,顿时屋内水汽氤氲,烟火飞扬,赵抃怔怔的看着眼前的意象,忽然顿悟,于是遣女出,好事没鸟。

此老兵是不是前文所说老兵,我觉得这位就是来打镲的,成心和赵大官人过不去,是被儒家伦理绑架前来赵府潜伏的,每次在赵抃紧要关头,都是不想让我们读者进入三俗的,是给赵抃洗脑,兼给读者朋友建防火墙的。不管怎么说,赵抃的表现都是杠杠滴,至少诸君和在下在这种情况下是难以戛然而止的。一个能抵抗得住如此诱惑的人,一定会在他的有生之涯铸就非凡的成就,赵抃就是这样既能他律,又能自律,让人相形见绌的大神级人物,他能青史留名绝非偶然。

史载赵抃德伏一世,一清如水,他一生持一琴,养一鹤。宋神宗继位后,召见赵抃并说”闻卿匹马入蜀,以一琴一鹤自随,为政简易,亦称是乎!”赵抃是个极简主义者,但唯其极简,才能将世间万物看透,以清廉做为自己的人生理想,宰相韩琦曾称赞赵抃为“万世标表”,诚如是。

 

推荐阅读

推荐阅读